当前位置 :主页 > 军事 >

不管是家里还是外面的事情总是自己扛

* 来源 :http://www.yiminviv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3-21 17:42 * 浏览 :

  怀孕女儿陪父亲到今天

  2016年的春节,家里那种其乐融融的气氛又回来了,小王特别高兴,“他高兴,我肯定也高兴。”所以她做了决定,要陪父亲等到那张无罪判决。

  吃饭的时候,王力军拿出了四瓶酒,他宣布:“今天喝的是开心的酒。”喝到一半的时候,和着老邱二胡的伴奏,王力军给王殿学、张雪峰两名律师唱起了祝酒歌,声音低沉,但满心欢喜。

  拿到无罪判决后,王力军回到了距离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0多公里外的家。在家中等待着王力军和他的无罪判决的人中,有王力军70岁的老母、怀孕的女儿,还有种植玉米的乡亲朋友。因为王力军的案子,这些人的生活轨迹都发生了或多或少的变化。

家中的脱粒机已报废

  

  去年玉米卖得费劲 有乡亲已不种玉米

  去年老邱的玉米卖得很费劲,知道王力军再审后,他就一直在等,“新闻上看到判他无罪,我就来了,让他今年收我的玉米。”

  下午5点半,王力军的朋友陆续来到家里看望他。一名邱姓的朋友还没进门,就大喊道:“法官敲下那一槌,你就无罪了。”

  空地上能看到闲置的玉米脱粒机,周围随处扔着空酒瓶等杂物,“两年没用,已经报废了。”王力军说。

  老邱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按照一斤玉米挣1分钱算,一千斤最多挣10块钱,一万斤才能挣100块钱,也就是数量上去了,才能挣个辛苦钱,“帮脱粒也能挣钱,但也不多。”

  “那会他父亲刚去世,他和我说,地里忙,他父亲又刚去世,他心里不舒服,所以一直没出去。”老太太对记者说道。话虽然是这么说的,但知儿莫若母,“我心里清楚。”

  王力军说,他收了几年的玉米了,信誉一直很好,今年有人知道他可能会被判无罪的时候,就开始打电话让他继续去收购玉米,“过两天就去,今年收成不太好,也就再收一个多月。”

  2016年底,王力军接到了再审通知,但他没有告诉自己的孩子们,“我是从网上看到的消息。”说到这里,小王笑了,“我打电话回家,才知道这件事情是真的。”小王说,父亲解释自己没告诉她的原因是,虽然要再审了,但结果还是未知的,不想她跟着操心。

  老邱说自己家的玉米一直是王力军在收,自家地里每年产6万多斤玉米,要是让自己一车一车拉着去卖,那还不得累死,“给他省心,管拉,管脱粒,还管卖,我就等着数钱。”

  这两天王力军老母亲的嘴都合不拢,法制晚报深读记者记者给王力军和家人拍了一张合影,面对镜头全家人都笑容满面。

  到地里后,王力军拿起一根玉米,仔细看了看,“挺干的了,一斤能值八毛。”

  

  院子里还养了四只羊,一只鸡,两只狗。屋前堆放着王力军家自己种的玉米,“大概两三千斤,按去年每斤0.56元的价格,也就能卖一千多块钱。”

  其实王力军没有告诉母亲自己被判刑的事情,“他们怕我着急,一开始没有说。”老太太说,自己知道,是村里的人在议论时,被她听见了,“他们都不明白,收玉米怎么会是犯罪。”知道儿子的事情后,老太太问怎么回事,王力军总是说:“我没事。”尽管王力军如此,但是老太太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,因为儿子心情总是不好,脸上也很少露出笑容了。

  按照老邱的说法,收玉米有时候还是亏些钱,“比如他收的玉米水分多,去卖的时候就会扣钱,他收的时候给钱多,这自然要亏钱。”王力军则告诉记者,他收玉米的时候就靠捏玉米粒来判断,水分多的便宜一些,水分少的要贵一些。

  她告诉记者,从2016年腊月二十九回到家后,她和丈夫一直呆到了现在,如今小王等到了父亲被判无罪的结果,终于放下了一直悬着的心,“本来早就该回去了,就想等判决结果出来。”现在父亲王力军无罪了,小王和丈夫过两天也就该回西安去了。

  王力军和他的妻子带着老母亲住在有火炕的大房子里有30多年了。王力军说,这是他十四岁那年,父亲给他盖的房子,在这间屋里,手机信号不太好,对此王力军却颇有些自豪,“墙壁有50公分厚,冬暖夏凉。”

  王力军另一个朋友则很干脆地告诉记者,去年王力军不能收玉米,他家根本就没有种玉米。

  

  那两年家里的气氛很压抑,王力军的女儿对此感触颇深,“我们的压力主要来自于父亲,他心情不好,我们的心情当然也不会好。”女儿小王大学毕业后,就去西安工作了,也在当地成家了,如今已经怀孕7个多月了。

  正说着,电视中播出了王力军被宣判无罪的新闻,王力军一下子坐得笔直,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屏幕,仔细地听着主持人的每一句话,“我真的很幸运。”

  今天一早,王力军动身将两个代理律师送走,律师回到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协调国家赔偿的事宜,但据律师反馈,目前只是和法院进行了初步的意见交换,还没有具体确定金额。

  据小王回忆,2014年底,公安机关就开始传唤父亲了。过年回家,她觉得家里气氛不太对,就悄悄问母亲,家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。母亲告诉她,父亲王力军因为收玉米被人告了,可能还会被判刑。

  2016年4月,王力军一审被判缓刑,小王拿着判决又一次咨询了她认识的律师,“所有的律师都告诉我,缓刑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。”这和王力军当时的代理律师说的一致,所以王力军并没有上诉。

  知道这件事情后,小王的第一反应,就是联系律师,她咨询了好几个律师,但所有的律师对此都持悲观的态度,他们认为王力军的行为构成犯罪,“可能还会被判实刑”。

  

  “能特别明显地感觉到,他对我们回家过年很高兴,但他一个人的时候情绪就很低落。”小王说,父亲是个很要强的人,不管是家里还是外面的事情总是自己扛,“我们也不敢多问。”双方都在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。

  王力军的母亲已经70岁了,昨天她特地穿上了红色的毛衫。老太太说自己的耳朵有点背,希望说话能够大声一些。

  上午已接到村民收购邀请

  王力军大概估计了下,老娄地里的玉米能有四千来斤,他问了问老娄卖价,说:“这两天还有些忙,等忙完我来拉玉米。”

  曾以为缓刑是最好结果

  老母亲穿上了红色毛衫

  法制晚报深读记者了解到,王力军回到家后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又仔细看了一遍判决书,然后将叠得整整齐齐的判决书放进一个包里,最后放在屋子里大衣柜的最上面。今天,律师将启程前往法院协商国家赔偿事宜。

  这些律师中,有西安当地的律师,也有小王同学的亲戚,听到这样的反馈,小王心里直打鼓,她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,她说自己的父亲是一个把信誉看得比命还重要的人,“我父亲收很多人家玉米的时候,连条子都不打,东西就让他拉走了,如果人家不相信他,怎么可能这样?”

  2015年冬天,本该去收玉米的王力军一直在家闲着,还总是抽闷烟、喝闷酒。

  2015年那年,王力军家过得并不太好。虽然一年未见的儿女们都回家过年,让王力军的心里很开心,但自己的事情却如石头一般压得让他喘不过来气,他不想让儿女和老母亲为自己担心,但犯罪这件事情,还是超出了他作为一个从来没接触过法律的农民的认知范围。

编辑:

  王力军的家在临河区白脑包镇永胜村十组,从同样在临河区的巴彦淖尔市中院到他家开车需要大概半个多小时。从村口的岔路拐进一条满是浮土的小路上,就能看到王力军的家。整个家里由两间土坯房和一小片没有围栏的空地构成。

  虽然自己咨询的每一个律师都告诉她,父亲王力军的行为是构成犯罪的,但小王一直坚信自己的父亲是无罪的。

  这两天打电话要王力军收玉米的村民很多,今天一大早,他又接到了村民老娄的电话,让他去地里看看自己去年种的玉米。老娄家的玉米一直是王力军在收,他对王力军很信任,“今年打算再多种一些。”

上一篇:风一更一朝得成功”没有底线 追溯这些VR 下一篇:没有了